着力破解新文学的本土化难题——评《本土经验与民族精神》

国内新闻 浏览(1030)

05: 42: 50明亮网络

作者:李宇春(华中师范大学教育部教授,青年长江学者)

回顾过去,中国的新文学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历史。近年来,关于对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发展史进行梳理,总结和反思的讨论很多,何仲明的着作《本土经验与民族精神》特别值得珍惜。本书致力于梳理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历史,总结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经验,并反思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误区。其目的是重建中国新文学的地方形态和民族精神。凭借如此高的学术野心,并能够进入实用的文学研究,这在当前的环境中是非常有价值的。

《本土经验与民族精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发布于2018年12月

在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领域,何仲明因其对地方文学的研究和新时期作家心态的研究而闻名。根据他在书中的后记,他近年来一直专注于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因为他认识到长期研究地方文学的一个严重问题,即中国村庄和农民。写的中国本土文学实际上远离中国农村和农民。这不仅指文化精神障碍,也指艺术传播与文学阅读之间的断裂。这对于当地文献来说是正确的,而全新文献并非如此。虽然中国新文学在上个世纪取得了显着成果,但许多中国读者甚至西方汉学家都认为中国新文学更加西化,中国人的地方民族文学精神是荒谬的。正是基于这种清醒的文学史判断,何仲明决心探索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问题。在他看来,本地化和地方不同于国有化和国籍。尽管它们密切相关,但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可以互操作,但它们并不完全一致。一般而言,国有化和现代化构成了一对命题,而本土化和西化则构成了另一对命题。显然,本土化的概念和地位比国有化具有更强的中国色彩。倡导文学本土化实际上是在加强和深化文学的国有化。在新世纪以来中国文学自治日益增强的背景下,何仲明等人为破解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而作出的努力,是对当代文学命题的深刻反应,其学术价值不容小觑。

该理论主要从“道”和“装置”两个层面解决中国新文学的定位问题。这里的“道”主要指文学的思想内容层面,包括思想的文学内涵,文化,伦理,精神,心理等,即文学的形而上学世界。所谓的“器具”主要指文学的艺术形式,包括风格,语言,叙事,风格,结构,形象等。虽然它不像形而上学世界那么高,但却是所有文学的审美本体论。研究,其重要性不是和俞。就陶的本土化而言,本书批判性地考察了中国新文学中“爱”和“个人主义”的本土化表达,并认为中国新作家一般都会失败。创造性地改变中华民族的地方思想和文化传统,这一领域仍有很大的改进和扩展空间。同时,通过对费明,孙立,周立波,莫言等地方作家作品的分析,探讨其中所包含的民族。当地的文化传统和民间自由的精神揭示了中国作家未来努力的方向。就“装置”的本土化而言,本书的分析更加深入,可以反映作者敏锐的审美判断和独特的文学史。在他看来,费明和周立波是中国新文学史上两位非常重要的文学本土化运动员。不幸的是,在各自的文学时代和后世的眼中,他们的文学本土化成就在不同程度上被误解和忽视。作者要做的是澄清原文的来源,使文学史公平,使真正致力于中国故事的新作家出名。作者对在新世纪的文学世界中闪耀的“江南三部曲”进行了理性的批评。他批评作家葛非未能成功地在这部多卷小说中创造出一个完全本土化的典型形象,并分析其原因,指出葛非未能逃脱他早年的开拓性文学经验。这阻碍了他在先锋文学本土化方面取得的更大成就。虽然作者欣赏“江南三部曲”,但他仍然觉得评论员是有道理的。我认为这是真正的文学批评的力量。

这个问题还专门针对中国故事和文学传统的问题。中国作家如何谈论中国故事,不仅涉及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变或现代转型的问题,还涉及外国(西方)文学传统和新趋势如何在中国本土语境中扎根的问题。换句话说,现代化和本地化实际上是一个双向互动过程。相对而言,本书主要基于新文献的本土化(国有化)。长期以来,学术界习惯于新文学的现代化(现代性),这必然会导致误解或新的偏见。幸运的是,作者本人非常清醒。他提醒自己在附录《关于文学本土化问题答客问》中避免陷入文化保守主义或种族中心主义,因为所有的文学本土化都是基于文学现代化,没有现代化。文学本土化没有力量。因此,在倡导文学本土化的同时,也要谨慎地防止本土化的误解,而不是使文学的本土化过于神圣和绝对,这将导致对百年本土化成就的回顾。新文学。事实上,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在本土化或国有化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我们需要进一步从理论上总结和提高理论。

《光明日报》(2019年8月28日?版本14)

作者:李宇春(华中师范大学教育部教授,青年长江学者)

回顾过去,中国的新文学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历史。近年来,关于对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发展史进行梳理,总结和反思的讨论很多,何仲明的着作《本土经验与民族精神》特别值得珍惜。本书致力于梳理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历史,总结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经验,并反思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误区。其目的是重建中国新文学的地方形态和民族精神。凭借如此高的学术野心,并能够进入实用的文学研究,这在当前的环境中是非常有价值的。

《本土经验与民族精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发布于2018年12月

在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领域,何仲明因其对地方文学的研究和新时期作家心态的研究而闻名。根据他在书中的后记,他近年来一直专注于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因为他认识到长期研究地方文学的一个严重问题,即中国村庄和农民。写的中国本土文学实际上远离中国农村和农民。这不仅指文化精神障碍,也指艺术传播与文学阅读之间的断裂。这对于当地文献来说是正确的,而全新文献并非如此。虽然中国新文学在上个世纪取得了显着成果,但许多中国读者甚至西方汉学家都认为中国新文学更加西化,中国人的地方民族文学精神是荒谬的。正是基于这种清醒的文学史判断,何仲明决心探索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问题。在他看来,本地化和地方不同于国有化和国籍。尽管它们密切相关,但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可以互操作,但它们并不完全一致。一般而言,国有化和现代化构成了一对命题,而本土化和西化则构成了另一对命题。显然,本土化的概念和地位比国有化具有更强的中国色彩。倡导文学本土化实际上是在加强和深化文学的国有化。在新世纪以来中国文学自治日益增强的背景下,何仲明等人为破解中国新文学的本土化而作出的努力,是对当代文学命题的深刻反应,其学术价值不容小觑。

该理论主要从“道”和“装置”两个层面解决中国新文学的定位问题。这里的“道”主要指文学的思想内容层面,包括思想的文学内涵,文化,伦理,精神,心理等,即文学的形而上学世界。所谓的“器具”主要指文学的艺术形式,包括风格,语言,叙事,风格,结构,形象等。虽然它不像形而上学世界那么高,但却是所有文学的审美本体论。研究,其重要性不是和俞。就陶的本土化而言,本书批判性地考察了中国新文学中“爱”和“个人主义”的本土化表达,并认为中国新作家一般都会失败。创造性地改变中华民族的地方思想和文化传统,这一领域仍有很大的改进和扩展空间。同时,通过对费明,孙立,周立波,莫言等地方作家作品的分析,探讨其中所包含的民族。当地的文化传统和民间自由的精神揭示了中国作家未来努力的方向。就“装置”的本土化而言,本书的分析更加深入,可以反映作者敏锐的审美判断和独特的文学史。在他看来,费明和周立波是中国新文学史上两位非常重要的文学本土化运动员。不幸的是,在各自的文学时代和后世的眼中,他们的文学本土化成就在不同程度上被误解和忽视。作者要做的是澄清原文的来源,使文学史公平,使真正致力于中国故事的新作家出名。作者对在新世纪的文学世界中闪耀的“江南三部曲”进行了理性的批评。他批评作家葛非未能成功地在这部多卷小说中创造出一个完全本土化的典型形象,并分析其原因,指出葛非未能逃脱他早年的开拓性文学经验。这阻碍了他在先锋文学本土化方面取得的更大成就。虽然作者欣赏“江南三部曲”,但他仍然觉得评论员是有道理的。我认为这是真正的文学批评的力量。

这个问题还专门针对中国故事和文学传统的问题。中国作家如何谈论中国故事,不仅涉及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变或现代转型的问题,还涉及外国(西方)文学传统和新趋势如何在中国本土语境中扎根的问题。换句话说,现代化和本地化实际上是一个双向互动过程。相对而言,本书主要基于新文献的本土化(国有化)。长期以来,学术界习惯于新文学的现代化(现代性),这必然会导致误解或新的偏见。幸运的是,作者本人非常清醒。他提醒自己在附录《关于文学本土化问题答客问》中避免陷入文化保守主义或种族中心主义,因为所有的文学本土化都是基于文学现代化,没有现代化。文学本土化没有力量。因此,在倡导文学本土化的同时,也要谨慎地防止本土化的误解,而不是使文学的本土化过于神圣和绝对,这将导致对百年本土化成就的回顾。新文学。事实上,上个世纪中国新文学在本土化或国有化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我们需要进一步从理论上总结和提高理论。

《光明日报》(2019年8月28日?版本14)

http://m.tjbzzb.com.cn